当前位置:希闷自搞笑鹰蛇斗
鹰蛇斗
2022-07-11

近几年,在辽阔的克拉玛依戈壁上出现了一个猖狂的犯罪团伙。他们的老大绰号“蛇哥”。此人心狠手辣、老奸巨猾,他利用戈壁的特殊地理优势,独霸一条线路,叫手下人偷盗打劫、杀人越货,而他自己,则像蛇一样,缩于洞穴之中,暗中操控,从不出头露面。因此,就连道上的人也从未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!

可最近一段时间,蛇哥的地盘突然闯进一个绰号“老鹰”的不速之客。他与蛇哥干的是同样的买卖,有好几次,蛇哥吃到嘴边的食,却硬生生地被他抢走了。对此,蛇哥一忍再忍,可手下的兄弟们忍不住了,说,再忍下去兄弟们打下的地盘就得拱手让给老鹰了!于是,蛇哥将手下一干人等召集起来,决定用最原始的办法解决问题,将老鹰赶出自己的地盘!

蛇哥手下有个得力助手,机灵能干,大家都叫他“秀才”。他见蛇哥要大动干戈,说道:“大哥,要说打打杀杀,兄弟们过的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,谁都不是熊包。可真要是为这事闹出很大的动静,怕是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啊!”

其实,要不是老鹰咄咄逼人,叫自己颜面扫地,蛇哥也不想冒险。他听秀才说得在理,便问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呢?”

秀才犹豫了一下,说:“都是出来求财的,和气生财嘛,能不动刀那是最好!我看咱们还是先礼后兵,先找个中间人跟他谈谈,问问他到底怎样才能罢手。实在谈不拢的话,再行动也不迟啊。”

这话正合蛇哥心意,他听后力排众议道:“就按秀才说的办……”

很快,他们就得到了老鹰的回复。老鹰说,地盘是大家的,谁有本事谁得,如果蛇哥不服的话,可以拿出看家本领和他赌一把,他要是技不如人,就永远离开这个地盘。

得到这个消息,蛇哥冷笑一声,说:“看来我们这位朋友是不知道‘蛇哥’二字的由来啊……”

原来蛇哥身怀着祖传的绝技。据说,他的祖爷爷是“荣行”里“七十二铃”的高手,想当初,有人身挂七十二个铃铛刁难他,他照样将东西偷到手,硬是没碰响一颗铃铛。现在,蛇哥虽不及当年的祖爷爷,可也是行里少有的高手,他那双手,在人身上游动,就像蛇一样柔软。正因为如此,他才被人叫作“蛇哥”。

于是,蛇哥让中间人转告老鹰,说:“我正好踩了一个‘点子’,后天有一帮到此地务工的外地女人准备回家,她们身上都带着上万块工资,到时候就在车上一决高下……”

也不知道蛇哥的消息从何而来,还真有这么一帮子妇女,等着结了工钱回家呢。她们做梦没想到,自己还没有到手的工钱,却早已成了鹰蛇争斗的嘴边肉。

1. 精心策划

这帮妇女一行二十多人。这天一大早,她们便收拾好行囊,浩浩荡荡地来到一家公司门口。她们的带头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精干妇女,大家都叫她“铁婶”。进了公司,铁婶吩咐大家把行李放好,便敲开了经理办公室的门。

这是一家集仓储和劳务于一体的贸易公司,经理姓柴,五十来岁,人很随和,大家都叫他老柴。铁婶她们便是公司派遣到此地摘棉花的外地务工人员,现在合同期满,她们是来找老柴领工资的。她们本来担心要钱会费点周折,没想到老柴不但没有爽约,还额外给她们订好了回家的车票,这叫妇女们感激不尽。

可是钱一到手,她们瞅着手中那沓厚厚的百元大钞,却犯起了愁。原来这些妇女多数是初次出门,一想到回家又是汽车,又是火车,要经过上上下下几番周折呢,哪个敢将这么多钱带在身上啊?

老柴见状,笑道:“你们现在这个样子,我要是小偷,都知道你们身上有钱。出门在外,言行一定要泰然自若,有钱都要装作没钱的样子,那样才不会引起小偷的注意!”

其实,这对铁婶来说,根本就不算个事儿,她见大家急得手足无措的样子,笑道:“有啥好担心的?把钱存起来不就行了吗?”

的确,要不是有铁婶带着,这帮妇女还真就是一盘散沙,一会儿风起,一会儿雨落的,根本就没个主心骨。现在,听铁婶这么一说,她们又叽叽喳喳地说要去银行。

老柴见状,摇了摇头,说:“先别吵啊,你们二三十号人一下全拥到银行存钱,少说也要大半天时间,看看你们手里的车票,时间哪够啊?”

原来大家只顾着着急,根本就没看车票上的发车时间。老柴说得没错,发车时间是中午12点,现在已过了10点,真要是去存钱,时间确实不够!

铁婶也没想到时间会这么仓促,她想了想,不好意思地对老柴说:“大兄弟,你看能不能把票先给退了?”

“退不了啦!”老柴也急得直咂嘴,说,“为安全起见,你们还是把钱存了,千万别因小失大,大不了就损失一张车票!”

一听这话,妇女们顿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声不吭了。其实,她们心里都在盘算:一张车票可是好几百块,现在手里的这张票是老柴买的,若真要是再买,那就得自己花钱啊!农村出来的妇女,都精打细算过日子,谁不想把这几百块钱省下来啊?铁婶也不愿意把这张票废了,一时也没了主意。

见大家还在磨蹭,老柴看了看时间,走到铁婶面前,说:“老嫂子,你可是大家的主心骨,到底怎么办,你倒是说句话啊!”

铁婶看了大家一眼,咬了咬嘴唇,问老柴:“大兄弟,要是办一张卡时间够吗?”

老柴一怔,没明白她的意思。

铁婶稍一迟疑,转身对大家说:“姐妹们,要是你们信得过我,就把钱都先放到我这里,我一个人办张卡把钱存了,等回家后再把钱取出来分给大家,行吗?”她这句话一出口,把老柴惊得目瞪口呆。他愣怔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老嫂子,这事可不能乱揽,那可是二三十万,你要三思啊。”他以为铁婶也只是一厢情愿,不见得别人会相信她。

不料,妇女们听铁婶这么一说,顿时如释重负,纷纷说道:“对,就这么办,我们相信铁婶!”说罢,大家又要求老柴将她们手里的钱清点记数,又收集到了一起。

看着这堆钱,老柴不得不对铁婶刮目相看。他还好人做到底,亲自带着铁婶她们去银行了。

银行就是这样,取几十万要预约,但存几十万,随时都可以给你开绿灯。所以,铁婶的这笔业务办理得比预想的要快,不到半个小时,那二三十万元便换成了一张崭新的银行卡。这张卡虽轻,可对铁婶来说却重如泰山,她掏出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手帕,小心翼翼地将卡包好后,又从手腕上扯下一根橡皮筋将手帕扎了两圈,才撩起衣襟,将它塞进最里层的一个口袋。

出了银行大门,大家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是落了地。老柴见她们个个有说有笑的,也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了,就此别过回公司了。

可是,在去车站的路上,大家发现铁婶表情凝重,一言不发,便问她在想啥事。

铁婶却欲言又止,最后说:“没啥事,可能是我想多了……”

2. 高徒出招

一行人紧赶慢赶地到了车站,这时已过了发车时间。还好,客车并没有开走,司机说她们要是再不来,就打算发车了。

铁婶很是过意不去,便叫大家赶紧上车。按说,她们算是正巧赶上点了,可是没想到还有比她们更赶的。

就在铁婶要上车的时候,一个冒冒失失的小伙子不知从哪冒出来,拿着两瓶水和几包零嘴也要往车上挤,险些把铁婶给挤下车。不过,小伙子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莽撞,转身将铁婶扶上车,还连连赔礼道歉。之后,他才坐到了最后一排的位子上。

铁婶一看,小伙子边上还坐着一个戴着太阳镜的姑娘,她也就明白小伙子为啥这么猴急了:敢情他是怕怠慢了心上人啊!不过,乍一看那姑娘,铁婶一愣,不由多看了她几眼。

这趟车并未满座,除了铁婶她们一行人,只有十几个散客。客车发动后,铁婶摸了一下口袋,感觉到卡还在,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。因为现在车上就这么几个人,加在一起还没有她们一半多,再加上周围坐的全是自己人,铁婶想:就算是真被小偷盯上,只要我坐着不动,看他怎么下手?

然而,铁婶哪里知道,她兜里的那张卡此时已经落入了他人手中!

客车刚一启动,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个小伙子突然偷偷捅了一下他身边的那个姑娘,然后,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手帕,得意地说:“怎么样,兄弟这手还行吧?”他手里拿的正是铁婶包卡的手帕!

原来这两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蛇哥的手下。小伙子叫蝎子,是蛇哥的关门弟子。蛇哥自信蝎子得到了自己的真传,不会叫他失望,所以这次并未亲自出马。至于那个姑娘,说了也许叫人难以置信,她其实并非女儿之身,而是由秀才扮的!秀才本身就长得白净,再套上个假发,戴上个茶色太阳镜,不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大姑娘吗?他之所以男扮女装,就是为了给蝎子做个掩护。

上车之后,秀才与蝎子突然接到了蛇哥的电话,说情况发生了变化,目标把所有的钱都存进了银行,而且存在一张卡上,卡就在她们当中的那个老女人身上!

秀才一听,说:“那还赌个啥?钱一存银行,偷张卡有什么用?”

蛇哥却说:“计划不能取消,这趟活我们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与老鹰争个高下。干咱这一行,玩的不仅仅是手段,还要随机应变,所以,那张卡现在就是我们赢老鹰的见证,说什么也要把它弄到手!”

偷张卡对蝎子来说是小菜一碟,所以,他在铁婶上车的那一刹那,施展了一招扒手惯用的手法——“抢车门”,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卡给“顺”了。不光如此,为怕被铁婶过早发现,他又使了一招“偷梁换柱”,在铁婶的口袋里放了一个替代品。

现在,卡已到手,他们并不急于亮相,想看看老鹰会使什么手段。再说,他们也没见过老鹰长啥样,到现在还不知道哪个是老鹰。

可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。这期间,很多人都昏昏欲睡,车内一直是风平浪静。就连铁婶也慢慢放松下来,摇摇晃晃地打起了瞌睡。蝎子见老鹰还按兵不动,有点坐不住了,低声问秀才:“老鹰到底来了没有?他怎么还不动手?”

秀才却不急不躁,说:“高手出招总是出其不意,他在等待最佳时机!”

蝎子鄙夷地一笑,说:“我看他是知难而退,压根儿就没上车!”

秀才冷笑一声,道:“我要是你,就不会说这样的话给大哥丢脸。”说着,向前排努了努嘴,说,“他早就上车了!”

原来客车最前排的座位上坐着一男一女,男的四十来岁,气定神闲,稳稳坐着;女的端庄秀气,年轻漂亮。纵观全车,也只有那个中年男子最有可能是老鹰。

蝎子瞪了一眼秀才,说:“那好,我这就去会会他!”说罢,起身走向前排,不声不响地坐到中年男子身后的空位上。他想先摸摸对方的底,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道上的人。于是,他轻轻拍了一下中年男子的肩头,低声说道,“天龙盖地虎!”他说的是一句道上惯用的黑话,如果是同道中人,就会对“宝塔镇河妖”。

不料,中年男子猛地回头,看了蝎子一眼,警惕地问:“啥事?”

“没、没事!”遇上对方答非所问,蝎子一时不知如何应付,只好尴尬地笑笑,灰溜溜地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坐定后,他低声骂秀才,“什么狗屁眼神,也不知道谁给大哥丢脸?”

秀才胸有成竹地一笑,说:“他总会出手的。路还很长,先别急着得意……”

此时,客车已开进了戈壁深处,突然,“嘎”一声,司机把车停下,打开车门,跳下驾驶室。见车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停下来,车上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都警觉地坐了起来。

一会儿,司机上车打开车门,说:“大家想方便的就下车方便一下吧,有个轮胎快爆了,得换好了才能走!”

这正合大家心意,尤其是铁婶她们,由于匆忙赶车,很多人连个厕所都没来得及上,听司机这么一说,她们“呼啦”一下全下了车。只有铁婶,也许是担心身上的卡,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见大家都要下车解手,蝎子看了秀才一眼,不怀好意地笑道:“走啊,下车尿尿去!”

秀才推了蝎子一把,说:“去你的吧,下车后你让我去左边还是右边?”原来,由于戈壁上一马平川,没有任何遮掩物,长途客车上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中途解手时就以客车为屏障,男左女右。现在,秀才就是真尿急也得憋着。

蝎子早就尿急了,顾不上再戏弄秀才,急忙方便去了。他前脚刚一下车,前排的那个中年男子对身边的姑娘低声说了几句,也跟着下了车。

此时,偌大的客车上就剩下三个人—铁婶、秀才和那个姑娘。

3. 天外有天

再说蝎子,他下车方便完后,见司机正在卸的那个轮胎完好无损,便忍不住问道:“师傅,这胎不是好好的吗,干吗要换?”

司机白了他一眼,说:“现在是好的,可再跑下去就不见得好了!”

蝎子不服气,说:“你怎么知道它会爆?”

司机说:“你要是开上十几年的车,你就会知道!”

蝎子被他说得无言以对,只好站在一边抽烟。一根烟抽完,他正准备上车,不料,前排那个中年男子突然转到他跟前,冷不丁地说了一句:“兄弟,手法不错嘛!”

蝎子一怔,从头到脚打量着中年男子,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中年男子微微一笑,说:“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?”

“你是老鹰?”

中年男子没作正面回答,而是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既然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,蛇哥也不知会一声,赢了也不见得光彩啊!”

一听这话,蝎子心里有谱了:他就是老鹰。看来,他已经知道卡在我身上了!于是,蝎子回敬道:“输在蛇哥手里不丢人,要怪就怪老鹰大哥不懂得‘随机应变’,让小弟我捡了个便宜!”

“多谢赐教!”老鹰竟一点也不气恼,话锋一转,说,“不过,我倒是现学现卖,从兄弟身上又将东西拿走了,不知是否算得上‘随机应变’?”

蝎子一怔,急忙一摸口袋,顿时呆若木鸡。原来,他从铁婶身上偷的那方手帕早已不翼而飞!

在扒手这个行当里,最丢人的不是被警察抓住,而是到手的东西又被别人扒走,那才是奇耻大辱!蝎子是蛇哥的得意门生,此次他是代表蛇哥出手的,这事要是传出去,先不说他在道上没法混,蛇哥也不会放过他啊!

想到此,蝎子阴沉沉地说:“兄弟,打人不打脸,你这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啊?”

老鹰冷笑一声,说:“弱肉强食,我也让你明白一个道理—没有三两三,不敢上梁山!你以为这趟车任谁都可以上吗?”

“你—”蝎子突然恼羞成怒,将手伸进怀里。像蝎子这一路人,有时候暗偷不行就得明抢,所以,家伙从不离身。现在,蝎子怀里就揣着一把手枪!

老鹰见状,一把将蝎子的手按住,轻轻地摇了摇头,说:“刀一出鞘就得见血,我们之间还没到动刀动枪的地步!”说着,隔着衣服拍了拍蝎子怀里的枪,将手收回,说,“见兄弟也是条血性汉子,我就给你一次机会,上车后我会将东西放回原处,如果兄弟不服的话,就再将它拿到手。不过,有句话我可要说在前头,如果这次又让我先得了手,那就得请你们的蛇哥挪窝了!”说罢,大步上了客车。

此时,司机也正好换完胎,招呼大家上车。蝎子这才如梦初醒,只好上车之后再做打算。

上车后,蝎子把情况向秀才一说,秀才听后说道:“他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啊!”

蝎子咬着牙说:“妈的,我刚才真应该一枪把他给崩了!”

秀才叹了口气,说:“算了,你还是打电话给大哥,让他来决断……”

其实,蛇哥此时正驾着一辆越野车跟在客车的后面。他这样做是有用意的,就是担心蝎子不是老鹰的对手,到万不得已时,自己好亲自出马挽回局面。接到蝎子的电话,一听成了现在的局面,蛇哥气得直骂娘。骂完,他让蝎子不管想什么办法都要将卡弄到手,不然,就别回来见他!

蝎子已经见识了老鹰的厉害,心里没底,便瓮声瓮气地说:“大哥,那小子明显就在打我的脸,我倒无所谓,可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,道上的朋友怎么说就不知道了!”他这是给蛇哥将了一军:打我的脸就等于打你的脸,出不出面,你自己看着办吧!

蛇哥是个把江湖地位看得很重的人,听了蝎子的话,他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让我再想想吧!你们先静观其变,看看他下一步做什么。”说完,便挂了电话……

现在,只见老鹰安逸地躺在座位上闭目养神,他身边的那个姑娘一个人在玩电脑,谁也猜不透他下一步做什么。他说要把卡再放回原处,怎不见有任何动作啊?

蝎子和秀才正在纳闷,不料,老鹰身边的那个姑娘突然叫了起来:“你看你看,这些人实在是太缺德了,竟然连采棉工的辛苦钱也忍心偷!”

老鹰对此似乎没有兴趣,连眼都没睁,只是应付般“哦”了一声。

姑娘像是全然没有察觉,指着电脑接着说:“网上说有几个扒手男扮女装,假扮成采棉工,贼喊捉贼,结果,一车的采棉工都去摸自己的口袋,把藏钱的地方暴露了,让他们偷了个一干二净!”

老鹰又“哦”了一声,慢条斯理地说:“这是小偷惯用的手法,叫‘投石问路’。不过,也怪那些采棉工,现在客车上的扒手比乘客多,她们干啥要将钱带在身上,难道就不知道存起来吗?”

听这两人说的是采棉工的事,车上的那帮妇女顿时感到同病相怜。她们想,要不是铁婶有主见,说不定她们也会有同样的遭遇啊!她们都庆幸把钱存了起来,有些干脆接着话茬“叽叽咕咕”说了起来……

铁婶听她们越说越热闹,怕她们把不该说的说出来,便咳嗽了一声。

那些管不住嘴的妇女们立即领会,吐了吐舌头,便闭口不语了。

见大家开始有所反应,姑娘又盯着电脑看了几眼,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大叫道:“看看,把钱存了也没用。这里说,一帮农民工年底领工资领的是银行卡,当时,包工头当面给他们查了卡,里面的工资一分不少,可回家后一看,卡里竟一分钱也没有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姑娘似乎有意吊大家的胃口,不往下说了。

一听说到卡上,刚才还在提醒大家慎言的铁婶却有点坐不住了。只见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,竟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姑娘,卡里的钱怎么会没有了呢?”

姑娘回头看了一眼铁婶,随口说道:“那些农民工根本没有防范意识,他们的密码全让那个包工头给记下了!”

“啊?”听了这话,铁婶禁不住叫出声来……

4. 引蛇出洞

原来,从银行出来后让铁婶感到不安的正是这个问题。在银行存钱的时候,铁婶就发现老柴总是有意无意地往前凑,分明就是想瞅到她输的密码。当时,她没往深里想,所以没给大家说破。可现在听姑娘这么一说,如果老柴真是口蜜腹剑,心怀叵测之辈,要是让他看到密码,铁婶怕自己口袋里的也会是一张空卡啊!

事关重大,铁婶不敢再隐瞒,终于将自己心中的不安说了出来。听她说完,那些妇女们傻眼了,有的开始埋怨铁婶:为什么不早说,现在在车上,一时也没法查啊……

看到车上发生了这样的一幕,秀才对蝎子说:“看到了吗?好戏要上演了。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,下一步不用他们引诱,那老女人就会把卡拿出来让他们查询。”说着,不无佩服地叹道,“高啊,实在是高啊,能让人心甘情愿地上当,与偷相比,可谓是技高一筹啊!”

果然不出秀才所料,只见铁婶突然起身,犹犹豫豫了半天,向姑娘问道:“那啥,姑娘,要是密码被别人看到了咋办?”

姑娘回头诧异地看着铁婶,问道:“大婶,你的密码是不是被人看到了?”

“没、没有!”铁婶慌里慌张地说,“我只是随便问问!”

姑娘“哦”了一声,说:“那就好,真要是怀疑密码被别人看到了,你现在最好查一下!”

“现在?”

见铁婶不明白,姑娘补充道:“其实很简单,用手机银行、网上银行,随时随地都可以查啊!”

听了这话,铁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姑娘手中的笔记本电脑,又坐下了。

此时,蝎子急了:一帮老娘们谁会使用网上银行,照这样的趋势,老鹰不但能借机将卡调包,还能一并知道密码呢。于是,他赶紧让秀才想办法。

秀才想了想说:“再等等吧,如果她真把卡拿出来,你就去搅了他的局!”说着,在蝎子的耳边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……

不多时,铁婶果然又坐不住了。只见她在座位上挪了一会儿,竟撩起衣襟,将手伸进了装卡的那个口袋。

见此情景,蝎子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。如果老鹰之前在说大话,她这一掏就坏事了!可是没想到老鹰的手法如此之快,他早就把卡放回了铁婶的袋中,铁婶掏出来的竟真的是原来那方手帕!

这叫蝎子暗自吃惊:如此神奇的手法,即便是蛇哥本人上了车,怕也比不上啊!

铁婶拿着手帕起身,叫身边的妇女让开位子,摇摇晃晃地走到前面,坐到了老鹰身后的空位上。看来,她的确是想让姑娘用电脑帮她查一下卡里的钱是否还在。

就在铁婶打开手帕准备拿卡的时候,蝎子突然起身,几步走到车头,故意大声说道:“大婶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,你这么谨慎小心,难道就不怕你的密码让别人盗取吗?”

他这话一出口,那姑娘可不答应了,“呼”地起身说道:“你这人怎么说话的?谁要盗她的密码了?”

老鹰明白蝎子是来搅局的,皱了一下眉头,起身将姑娘按坐下,说道:“人家说得有道理,有时候做好人是会惹来麻烦!”说罢转身,低声对蝎子说,“兄弟,这次就当是交个平手,下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!”

蝎子也不示弱,朗声说:“你不要误会,我只是想告诉这位大婶,不必麻烦别人,前面有个车站,那儿就有银行!”

蝎子所言非虚,前方不远处的确有个小站,途经的客车如果不满员的话,都会进站拉客,一般要停留半个小时左右,铁婶完全有时间下车查卡。

铁婶哪知道两人之间的恩怨,见自己引起争端,很是过意不去,说道:“那我还是等等吧,就不麻烦这位姑娘了……”

蝎子得逞,又见老鹰气得敢怒不敢言,很是解恨。他回到座位上,便对秀才说:“兄弟,真有你的,可让我出了口气!”

不料,秀才却丝毫没有得意之色,反而忧心忡忡地说:“这只是个权宜之计,路还很长,老鹰迟早还会动手。他的厉害你不是没有领教,我怕你不是他的对手啊!”

蝎子叹了口气,埋怨道:“我就是不明白,大哥为啥不亲自出马?他到底在怕啥?”

秀才说: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大哥之所以成为克拉玛依戈壁上的传奇人物,靠的就是万分小心!你是他的关门弟子,直到如今,除了他道上身份,你知道他是干啥的吗?”

“这—”蝎子确实被秀才问住了。原来蛇哥虽然是他们的老大,可他的行踪就连蝎子这个关门弟子也不得而知。到如今,蝎子也不知道蛇哥门面上在做何买卖。

秀才见蝎子哑口无言,接着说:“所以,以大哥的行事风格,他宁可丢掉这趟钱,也不会以身犯险。除非、除非让他没有任何顾虑!”

蝎子明白秀才所说的“顾虑”就是警察,他扫视了一眼车厢,说:“我看大哥是越老越胆小了,他要是再不出马,老鹰非骑到咱们头上来不可!”

秀才点点头,叹道:“现在看来,也只有请大哥出面,使出绝技,才能镇住老鹰啊!”

蝎子狠狠瞪了一眼老鹰,一咬牙说:“我来给大哥说,我就不相信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出马?”说罢,他又一次拨通了蛇哥的电话……

其实,上一次通话后,蛇哥就动过上车的念头,像老鹰这样的对手他还从未遇上过,他真想上车和老鹰过过招,但最后,还是警觉性强过了好胜心。这次,听蝎子再次把车上的情况一说,蛇哥对秀才赞赏有加,说:“搅得好!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!”

一听这话,蝎子顿时喜上眉梢,问:“大哥,你准备亲自出马了?”

蛇哥说:“都闹成这样了,我要是再不收拾残局,就真会被道上的人耻笑啦!”说罢,他告诉蝎子,说自己会在前方的小站上车。不过,有一点他要蝎子和秀才记住,决不能让老鹰知道此事,他要出其不意地给老鹰点教训!

挂了电话,蛇哥一踩油门,越野车顿时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裹着黄沙,风驰电掣般地追向客车……

5.怪异乘客

不一会儿,客车驶进了前方的小站。车一停下,铁婶果然下车去找银行了。不过还好,到银行一查,她们的钱一分不少,只是虚惊一场。

在这期间,车上又陆陆续续上来了一些乘客。可是,眼看着就要开车了,蝎子却没有发现蛇哥的影子。他看了看时间,正在纳闷,不料秀才突然低声说道:“别纳闷了,大哥早就上来了!”

“什么?”蝎子一愣,正要寻找,却被秀才一把拉住。此时车上人多了,秀才也不敢多说什么,便低声提醒蝎子:“别忘了大哥说的话,难道你怕老鹰发觉不了吗?”

过了半小时,不管还有没有乘客,司机上车擦了擦挡风玻璃,又扳了扳头顶的后视镜,便准时发动了客车。

就在此时,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—一个乘客突然起身,走到车头,掏出一方手帕,举在手里大声说道:“这个东西是谁丢的?”

此乘客很是与众不同,他面部好像是受了伤,除了嘴和眼睛之外,脸上几乎全裹着纱布,就连他说话的声音也有点沙哑。

这方手帕对早先在车上的乘客来说已不再陌生,他们一看便把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了铁婶的身上。

铁婶一摸口袋,顿时大惊失色,叫道:“是我的,是我的!”原来那个乘客手上拿的竟是铁婶包卡的手帕!知道原委的人真是服了铁婶:“这个老太太真是粗心大意,前脚查完没事,后脚竟又把卡给丢了!”于是,他们都证明那方手帕是铁婶的。

可是,那个乘客却没有把手帕还给铁婶的意思,他看了一眼手帕,说:“看得出来,这里面一定包着很珍贵的东西,我得对失主负责!所以大嫂,他们说了不算,你得告诉我里面包的是什么!”

“里面有一张银行卡,还有……”说到这里,铁婶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急忙改口,说,“里面还有一样东西我不能说,你也不能打开看!”

可是那个乘客似乎有意刁难铁婶,他紧握手帕,说:“你这样说我可就不能把它给你了!”

卡是大家的,见它落到别人手中,铁婶还在那里婆婆妈妈,一个妇女突然站起来说:“婶子,有啥不能说的?不就是阿牛的一张照片吗……”这个妇女心直口快,不容铁婶阻拦,便竹筒倒豆子一般,把铁婶难以启齿的事说了出来。

原来铁婶有个儿子,叫阿牛,他考上了警校,眼看就要毕业了,可不知道犯了啥错误,竟被学校给开除了。铁婶怎么问他都不说。最后,他竟背上包袱到新疆打工去了,一去就是两年,一点音讯也没有。所以,儿子的事铁婶一般不愿提起,自个儿想儿子的时候,就拿出随身带的照片偷偷地看上一眼。

“你给我住口!”铁婶突然大叫一声,打断那个妇女的话,含着泪对乘客说,“现在可以把手帕还给我了吗?”

可是,那个乘客执意要验证一下。他将手帕上的橡皮筋取下来,正准备要打开,不料,客车突然一个急刹车。要不是就近的老鹰眼疾手快,将他一把拉住,他肯定摔得不轻。

站稳后,乘客狐疑地看了老鹰一眼,有口无心地说了声“谢谢”,最终还是将手帕给打开了。里面除了一张银行卡,果然有一张照片,上面的小伙子身着警服,显得英姿勃发。乘客看后一声不吭,慢慢地将手帕包起来,才说道:“大嫂,你儿子真是一表人才啊!好吧,我现在就物归原主!”说着,示意铁婶上前来取。

铁婶一怔,疑惑地离开了座位。不料,就在她伸手接手帕的一瞬间,乘客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将她拉到面前,旋即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,大叫一声:“蝎子,风紧!”原来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蛇哥,在上车之前,他没费吹灰之力就将手帕偷到了手。他之所以煞费心机地把自己弄成这副造型,就是不想让车上的人见到他的真面目。因为之前的交手中老鹰已占了上风,蛇哥想在正式交手之前先挽回一点面子,于是想当老鹰的面把卡还给铁婶,再与他在功夫上见真招。不料,一张照片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……

一听蛇哥喊出“风紧”二字,蝎子“呼”地起身,从怀里拔出手枪,叫道:“大哥,什么情况?”

还没等蛇哥作出进一步的指示,秀才突然使出一招漂亮的“擒拿手”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蝎子按在座背上,并麻利地下了他手中的枪。

蝎子疼得龇牙咧嘴叫道:“秀才,你他妈的想干啥?”

秀才用枪顶着蝎子的后脑勺,大声喝道:“别动,再动就打爆你的头!”

“你也别乱动!”蛇哥冷笑一声,瞅了一眼铁婶,阴阳怪气道,“你就不怕我打爆她的头?我数三声,你要是不放了蝎子,我可就真要开枪了!”说罢,逼视着秀才,从牙缝里叫道,“一—二—”

“好啦!”秀才大叫一声,放开蝎子,慢慢摘下了假发、太阳镜,瞪着血红的双眼说道,“放开我妈……”

原来照片上的阿牛竟是秀才!他怎么成了蛇哥的手下呢?这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。

两年前,阿牛并非被警校开除,而是接到了一项特殊任务:上级组织要他只身去新疆,打入一个犯罪团伙做卧底。那个团伙正是蛇哥的组织,上级说,蛇哥相当狡猾,警方根本无法得知他的真实身份,考虑到在当地选人很容易被他识破,新疆方面才跨省特选了阿牛,让他潜入蛇哥的身边,想法将他引出来。这是一项艰巨而危险的任务,要严格保守机密,所以,阿牛当时才不能向铁婶说明原委……

很显然,蛇哥是看到阿牛的照片后,才断定秀才是卧底的。他将整件事一想,便明白了一切,于是才将铁婶捉为人质,想来个拼死搏斗。

蝎子见秀才妥协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枪夺了过来。说实话,他现在还没弄明白,从一上车,自己就和秀才寸步不离,他啥时候多出一个妈来呢?不过,在这紧要关头,他顾不上多想,他要赶紧脱身。

于是,蝎子举着枪虚张声势地大叫道:“都给我听好了,老子现在脑子很乱,谁他妈的乱喊乱动,就别怪我的子弹不长眼……”

6. 庐山真面

此时,车上的人个个噤若寒蝉。那些妇女虽然都担心铁婶的安危,但没有一个敢站起来说一句话。

蛇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他拿枪顶着铁婶,吩咐司机停车。

可司机像是没听到一样,一点也不惊慌,仍目视前方,将车开得平平稳稳的。蛇哥正想进一步恐吓,此时,老鹰开口说话了:“蛇哥,我们还没赌出个输赢,难道你就这么走吗?”

蝎子附耳说道:“大哥,他就是老鹰!”

蛇哥低声骂道:“蠢货,什么老鹰?都他妈的是警察!”骂完蝎子,他看了一眼手里的枪,恶狠狠地说,“现在,主动权在我的手里,还有必要再赌吗?好啊,那你说我们赌什么?”

老鹰一步步逼近蛇哥,一字一顿地说:“就赌你们俩的枪里没有子弹!”

“什么?”蛇哥与蝎子惊讶地对望一眼,再一看手里的枪,顿时傻了—他们的枪里竟都没了弹匣!

这时,老鹰突然一甩手,“哗啦”一声,变出两副锃亮的手铐,大喝一声:“还不放人……”

原来两年前把阿牛特选到新疆的正是老鹰本人。而这次抓捕蛇哥的方案是阿牛想出来的,因为通过两年的卧底,他摸清了蛇哥的脾性:除了捍卫自己的地盘和江湖地位,从不以身犯险。所以,他才想到以“老鹰”引蛇出洞。

“高手啊!”蛇哥放开铁婶,丢掉手中的枪,看了一眼开车的司机,无力地叹道,“原来那个急刹车不是个意外啊!”

这时,蝎子的额头上直冒冷汗,也明白了自己的弹匣是啥时被卸下的,一定是客车换胎时老鹰下的手!想到此,他才恍然大悟:“我说胎好好的为啥要换,原来换胎只是个由头啊……”现在,他才真正明白,从头到尾,车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做给他看的。

不过说什么也没用了,面对老鹰威严的目光,两人不得不乖乖地伸出双手。

见两人戴上手铐,阿牛终于忍不住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铁婶面前,失声叫道:“妈—”铁婶也喜极而泣,母子俩顿时抱作一团失声痛哭。哭罢,铁婶自责道:“都怪妈一时大意,没取出你的照片,险些让你……”

“什么?”蝎子听了惊叫道,“原来你也在演戏?”

铁婶擦了把眼泪,走到蝎子面前,说:“小伙子,有件事情你要知道,没有哪个当妈的会认不出自己的儿子……”

原来铁婶一上车便认出了儿子,她见阿牛男扮女装,知道一定有特殊的原因,所以才忍着没去相认。客车中途停车是老鹰向司机暗示的,他在车下拖住蝎子,就是想让自己的助手与阿牛沟通一下,好进一步开展计划,没想到却意外地给阿牛和铁婶制造了一个母子相认的机会。至于蝎子上车后看到的一切,那都是铁婶在依计行事……

蝎子听后痛恨地摇摇头,对蛇哥说:“大哥,这不能怪我,都他妈的是天意啊!”

蛇哥盯着铁婶,惨然一笑,说:“天意,天意啊……”

不多时,一辆警车呼啸而来,停在了客车的前面。警车上下来两名警员,登上客车押解蛇哥与蝎子。临下客车时,蛇哥突然心有不甘地问老鹰:“我不明白,你一个警察,怎么会有如此高超的扒窃手法?”

老鹰笑道:“这都是给你们逼的,要想长期与你们这些人打交道,就得知己知彼。不但要‘知彼’,而且要胜于‘彼’才行啊!”

听到这话,众人都开怀大笑起来。笑完,老鹰发现铁婶一直皱着眉头,盯着蛇哥的脸看,于是上前好奇地问道:“老嫂子,你也想看看大名鼎鼎的蛇哥长什么样吗?”

铁婶轻轻一笑,说:“这个人我一定认识,要不然,他也不会把自己包得像粽子一样!”

“是吗?”老鹰似乎有点不相信,说,“好啊,那我们就看看蛇哥的庐山真面目吧!”说着上前,一圈一圈地解开了蛇哥脸上的纱布。

当纱布完全解开时,车上的妇女们顿时吃惊得全叫了起来:“老柴!怎么会是老柴……”

然而,铁婶一点也不吃惊,她走到蛇哥面前,说:“柴经理,其实你没上车之前我就想到你可能就是我儿子要抓的那个‘蛇哥’。当我知道蝎子把我的卡偷走之后,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,因为钱是临时存起来的,这一点只有你知道。由此来看,你给我们买车票也绝对不是出于好心,而是想借车票控制我们的出发时间,好让我们没有时间存钱,你说对吧?”

听完铁婶的话,蛇哥惊得瞪大眼睛。好久,他才喃喃道:“老鹰,我是真的输了。”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